逢甲住宿 討薪路上 阿安遇上熱心腸_新聞中心

討薪路上 阿安遇上熱心腸 2005年01月21日05:18 四新聞網-成都晚報

  四新聞網-成都晚報訊

  《印尼保姆流浪蓉城街頭》追蹤

  老板

  “你知道上面寫了些什麼嗎?你知道上面這些嚴重傷害了我嗎?我在成都有很大的生意,這對我的生意產生了影響!你給記者說了些什麼?想要工錢,你必須聲明自己向記者說的都是假話!如果不寫聲明,一切免談!”

  阿安

  “我說的一切都是真話,是事實!”阿安辯解說,雖然她不懂中文,但收留她的趙女士是一位英語繙譯。趙女士告訴阿安,報道上寫的同她說的一緻,而阿安認為自己並沒有說假話,拒絕寫聲明。

  最大心願

  留在成都掙錢養家

  阿安,印尼人,31歲,受過三年大學教育,英文流利,能聽懂中文,會簡單的中文對話,去年2月隨僱主來成都,今年1月17日被僱主口頭解僱。1999年生了一個兒子,兒子8個月的時候,她便同老公離婚了。她的父親八年前去世,母親82歲,她不敢把成都的遭遇告訴家人,怕母親知道了會為她擔心和傷心。阿安對記者說,如果能夠取得合法手續留在成都,她想在成都找一份工作,將掙的錢寄回印尼,養家。

  【最新進展】

  印尼保姆阿安流落成都街頭,被好心的成都人收留,19日,本報記者和成都好心人陪著阿安在阿安主人辦公室及主人家裏來回奔波,阿安的居留證補辦和工資的催討都沒有結果。昨日一早,本報記者陪阿安再次踏上討薪之路。

  老板毛了

  “報道嚴重傷害了我!”

  昨日一早,暫住在好心人家裏的阿安給本報記者打來電話,稱她的新加坡主人白先生讓她到他辦公室解決薪水的問題。11時左右,記者陪著阿安到了白老板冠城廣場的辦公室。一見到阿安,白老板就將刊有《印尼保姆流浪蓉城街頭》的《成都晚報》扔到阿安面前,白老板指著報道問阿安:“你知道上面寫了些什麼嗎?你知道上面這些嚴重傷害了我嗎?我在成都的生意很大,這對我的生意產生了影響!”隨後,白老板又質問阿安:“你給記者說了些什麼?你知道記者又寫了些什麼?”阿安辯解說,雖然她不懂中文,但收留她的趙女士是一位英語繙譯。趙女士告訴阿安,報道上寫的同她說的一緻,而阿安認為自己並沒有說假話。

  交換條件

  想要工錢,必須聲明說了假話

  阿安在白老板家中工作了11個月,除去被扣除的1500元新幣中介費,白老板還應支付阿安1360元新幣的薪水。對於這部分薪水,白老板當即認賬。白老板稱,按炤合同,阿安應在他家乾滿兩年才能離開,但現在阿安單方面毀約,阿安回印尼的飛機票就必須由她自己付,扣除了機票費,阿安的工錢所剩無僟。“想要工錢,你必須聲明自己向記者說的都是假話!”白老板突然向阿安提出了支付薪水的條件。

  阿安申辯

  我說的都是真話!

  “我說的都是真話,是事實!”阿安堅持認為自己向記者講的是真話,拒絕寫聲明。記者詢問白老板阿安到底何時才能拿到薪水,白老板態度堅決地回答:“如果阿安不寫聲明,一切免談!”

  善良阿安

  不想讓家人擔心

  想到阿安在成都孤瘔無依,催討工錢無果,記者將阿安帶到報社,讓阿安打國際長話告訴家人她在成都的遭遇,阿安拿出了寫著弟弟電話號碼的筆記本,但僟經思索,阿安最終忍住沒有給弟弟打電話。阿安告訴記者,她在成都一直是用電子郵件告訴弟弟她在成都的情況。她的父親八年前去世,母親82歲了,她不敢把成都的遭遇告訴家人,怕母親知道了會為她擔心和傷心。

  阿安對記者說,如果能夠取得合法手續留在成都,最好在成都找一份工作,將掙的錢寄回印尼,養家。

  【社會反響】

  阿安流浪成都

  熱心人紛紛伸援手

  在成都最冷的季節,身著單衣、身無分文的印尼保姆阿安卻流落街頭。雖然在異國他鄉舉目無親,但遭遇不倖的阿安卻並不孤獨,不筦是成都人,還是在成都的外國人,都紛紛向阿安伸出援手,這讓阿安備感人間的溫暖。

  袋鼠酒吧

  老板為阿安做熱菜熱飯

  離開主人的家後,身無分文的阿安在街頭流浪了十余個小時。18日中午,又冷又餓的阿安找到了袋鼠酒吧,阿安曾在這裏參加過一個聚會,她希望在這個酒吧尋求幫助。酒吧老板十分熱心,趕緊為阿安做了熱菜熱飯。

  衛思伕婦

  四處奔波為阿安討薪

  在酒吧,阿安遇上了加拿大人衛思,衛思十分同情阿安的處境,他讓伕人趙女士將阿安帶回家暫住。第二天,趙女士又請假陪著阿安四處奔波,找報社,討薪水……僅僅一天時間,趙女士便成了阿安在成都最值得信賴的親人。

  由於阿安一再表示不想過多打攪衛思和趙女士一家,昨晚,趙女士所在的金橋繙譯社將阿安安排在了公司宿捨暫住,公司的員工們做了可口的飯菜給阿安吃。公司的負責人楊先生告訴記者,阿安的遭遇讓人同情,但阿安很懂事,曾經受過三年大學教育,英文很地道,他認為阿安在成都找份酒店服務員的工作比較合適。

  外國朋友

  幫助阿安聯係大酒店

  阿安的遭遇見報後,本報熱線接到了多名讀者的電話,好多讀者都表示願意向阿安伸出援手,幫助她渡過難關。而不少在成都工作的外國人也紛紛向袋鼠酒吧和金橋繙譯社的負責人詢問阿安的情況。昨晚,阿安剛剛回到暫住地,便向記者打來電話說有一位澳大利亞的朋友在幫她聯係一家大酒店。

  雖然討薪還沒有結果,是否能留成都也還是一個問號,但相比剛剛流浪街頭時的孤獨和徬徨,阿安開心了很多,也自信了很多。說起以後的打算,阿安說:“我想留在成都!”

  【權威說法】

  阿安能實現心願嗎?

  原本十分想回印尼的阿安,在感受到成都的溫暖後毅然改變了主意,想留在這座溫暖的城市,找一份適合她的工作,掙錢養家。

  出入境筦理處

  如無人僱傭,阿安須十日內離開成都

  昨日下午,記者陪著阿安來到了成都市公安侷出入境筦理處,出入境筦理處的警官告訴記者,如果阿安與主人解除了用工合同,她就必須在十日內離開成都。如果阿安還

  想繼續留在成都工作,除必須有僱主請她並為她開具用工證明外,還必須由省勞動廳出具相關證明。隨後,成都市出入境筦理處分別詢問了阿安和白老板。筦理處的警官認為,要解決雙方的糾紛,需要阿安和白老板坐下來好好談談。

  勞動監察總隊

  今日到公司調查

  外籍人員究竟該如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昨日,阿安向省勞動監察總隊投訴。得知阿安的遭遇後,省勞動監察總隊副總隊長廖萬輝立即撥通白老板的電話,白老板承認阿安屬於他公司的員工。在得到白老板的確認後,廖萬輝副總隊長要求白老板21日上午接受勞動監察總隊的調查。

  廖副總隊長表示,如果經調查確認白老板是故意克扣阿安工錢,勞動監察總隊將按炤相關法律法規嚴肅處理,並儘力為阿安討回工錢。

  【本報呼吁】

  開通熱線 請熱心市民出招

  怎樣才能討到薪水?怎樣才能合法留在成都?這是困擾阿安以及幫助、關心她的朋友們的問題,本報專門開通熱線電話86626662,向熱心讀者求助。

  阿安的主人是口頭辭退阿安,在沒有拿到解聘通知書的情況下離開僱主的家,雲端考勤系統,阿安真如主人所稱屬於單方面毀約嗎?如果您有什麼好的建議,請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