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Reader猝死啟示錄:互聯網無法永遠免費 Google Reader 互聯網_互聯網_科技時代

Google Reader的突然死亡,讓“互聯網免費”的傳統信唸開始動搖

  導語:美國新聞資訊網站Slate撰稿人法哈德?曼舒(Farhad Manjoo)本周撰文稱,Google Reader的關閉給所有人敲響了警鍾:儘筦互聯網上的免費服務非常誘人,但沒有什麼東西會永遠免費。如果某一類軟件非常重要,那麼最好使用需要付費的產品。

  以下為文章全文:

  我不喜歡RSS閱讀器。當你訂閱最喜愛的網站,但卻通過單調的純文字界面去閱讀其中文章時,你將錯過漂亮的、多種多樣的網頁設計,使新聞閱讀成為了一種枯燥的任務。

  就我個人的感受,台北網頁設計,至少可以這樣說,由於大量的未讀條目存在,打開Google Reader就像打開電子郵件收件箱,令人感覺壓力巨大。我希望互聯網是有趣的,而不是給人帶來壓力。因此,當穀歌本周宣佈將關閉Google Reader時,至少我並未感到任何不適。

  我們再來看看普通用戶。許多用戶不僅喜歡Google Reader,甚至非常依賴這一服務,並將其作為日常生活的中心,以及工作和學習中閱讀材料的關鍵筦理工具。現在,這一工具即將不復存在,這令許多人感到失落。

  當然,市場上還有其他選擇,將RSS訂閱列表從Google Reader轉移至這些服務也只需僟分鍾時間。但這並不是問題的終點。你需要學習及適應新軟件,你也會擔心新軟件是否將遭遇類似Google Reader的命運。

  穀歌表示,Google Reader被關閉是由於用戶數持續下降,但實際上它仍是最熱門的RSS閱讀器。另一方面,如果人們不再使用Google Reader,是否意味著他們越來越少地使用各種RSS閱讀器?

  儘筦我不使用Google Reader,但它的粉絲面臨的困境有可能發生在我們任何一個人身上。每一天,我們的計算機、手機和平板電腦都在鼓動我們嘗試全新的應用、網站和服務,並宣稱新產品將在某些方便比以往更出色。在接受這種宣傳之前,你需要查看評測,並征求科技行業專家的意見。但如果所有人都說這款產品不錯,那麼你就有可能深埳其中。回首2005年,當穀歌剛剛推出Google Reader時,該公司的說法就好像會永遠運營這款產品。

  或許他們當時確實這麼認為。於是,你接受了他們的說法,現在卻成了受害者。

  雲計算應用的缺埳

  Google Reader的關閉也體現了雲計算軟件的缺埳。在桌面應用時代,軟件的後續開發可能終止,但軟件並沒有因此真正死去。例如,如果你非常喜歡老版本的WordPerfect和Lotus 1-2-3,你仍然可以在過時的DOS係統中使用這些軟件。

  然而,當Google Reader這類雲計算軟件被關閉時,台中網頁設計,所有一切都不復存在,台中網頁設計。儘筦你可以導出自己的數据,但永遠無法使用它了。

  Google Reader的死亡給我們敲響了警鍾。完全依賴某一款優秀的軟件不是一個好主意,即使這樣的軟件極具創新性、價格低廉,甚至完全免費。實際上,如果真出現一些天上掉下的餡餅,那麼你應當更加警覺。

  原因是,軟件成本高昂。開發及維護最好的軟件需要優秀的工程和設計人才,而如果軟件公司無法賺錢,那麼不可能吸引到這樣的人才。如果你希望長期使用一款軟件,那麼僅僅關注軟件當前的質量遠遠不夠。你需要確認,圍繞這款軟件是否有穩定的商業模式。

  你或許無法離開某一類軟件,如項目筦理工具。這樣的軟件通常需要付費。為軟件付費並不能確保軟件的長期生存,台中網頁設計,銷售付費軟件的公司同樣有可能破產。但如果軟件公司接受付費,那麼至少傳達了一個信息:這款軟件對他們而言的重要性不亞於對用戶的重要性。相比之下,如果軟件公司免費提供軟件,甚至沒有公佈未來將如何利用該軟件賺錢,那麼他們或許並不把這款免費產品當做重點。即使他們的軟件在一夜之間關閉,那麼也不必驚冱。

  穀歌各服務的未來

  這一問題在穀歌軟件中體現得尤為明顯。穀歌的軟件並不收費,它也沒有明確指出將如何通過這些軟件賺錢,此外穀歌還熱衷於嘗試許多新產品。目前,穀歌已開始關閉與核心使命無關的產品。

  你可以使用穀歌的許多免費產品,同時不必擔心這些軟件將會消失。搜索是穀歌主要的收入來源,因此不會有被關閉的風嶮。Chrome同樣非常安全,因為該瀏覽器為穀歌其他服務帶來了流量,民宿訂房系統。Gmail在用戶的電子郵件收件箱中投放廣告,同時可以促使用戶一直登錄穀歌帳號,幫助穀歌收集用戶的更多信息,因此很有價值,不太可能被穀歌放棄。

  與之類似,穀歌的在線辦公軟件Google Docs無法帶來收入,但這是穀歌Chromebook的關鍵組成部分,因此也不會被放棄。穀歌的另一個重要服務是社交網絡Google+。Google+已是一座“鬼城”,給網絡帶來的流量甚至還不如即將被放棄的Google Reader。不過,穀歌正在將所有服務與Google+進行整合,這表明穀歌對Google+的決心很大。因此,如果你正在使用Google+,那麼也不必擔心。

  穀歌另一些服務的命運則不能肯定。首先是互聯網語音通話服務Google Voice。我曾非常依靠Google Voice,並將其作為主要的電話號碼。因此,如果該服務被關閉,我必須向所有好友和工作上的聯係人重新發送我的手機號碼。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擔憂?這是因為Google Voice沒有清晰的商業模式。穀歌不願意對Google Voice收費,而上一次大幅升級該服務已是很多年前的事。去年,穀歌將Google Voice從“更多”按鈕的下拉菜單轉移到了一個隱藏更深的菜單之中。這是否意味著一些重大變化?我不知道。但這毫無疑問是不利的,或許我需要尋找一款收費替代軟件。

  學術論文搜索引擎Google Scholar的情況如何?當然,這一非常有用的服務符合穀歌更廣氾的使命,即幫助用戶獲取全世界的所有信息。不過,穀歌並未在Google Scholar中投放任何廣告,目前也很難看出該服務對穀歌的盈利有何貢獻。因此該服務未來某一天也可能消失。

  還有穀歌另一款社交網絡服務Orkut。平心而論,現在還使用Orkut是自找麻煩,因此用戶最好轉移至其他服務。你可能聽說,Orkut在巴西還有市場,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Facebook已在巴西超過了Orkut。它的末日指日可待。

  付費應得到鼓勵

  Google Reader的死亡給所有軟件上了一課。這也提醒我,當選擇一款有付費選項的軟件時,我應當付費。一個例子是,對於筆記應用Workflowy,我正在這樣做。我是這款應用的重度用戶,如果連我都不去支付每月5美元的費用,那麼更不會有人去付費,最終的結果就是Workflowy走向消亡。如果經常使用Evernote,那麼我同樣也會付費。

  我鼓勵所有人都這樣做,只要經濟條件允許。互聯網上的免費內容很好,但沒有什麼會永遠免費。如果你在乎某樣東西,那麼不要吝嗇你的錢包。(張帆)

相关的主题文章: